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热门排行 > 正文

探秘英国政府酒窖

时间:2014/09/17 10:24 发布:中酒互联

英国政府的酒窖曾经被誉为“英国外交的秘密武器”——政府首脑们白天可能会为国家利益争得不可开交,到了晚宴时刻,几杯优质的葡萄酒下肚,觥筹交错间,大家的身段便软了下来。美酒的“润滑剂”作用不可小觑。

而现在,酒窖偶尔也会开放,“秘密武器”就不再秘密了。尽管如此,威力仍在——据酒窖的现任主管亚历山大描述:奥巴马就因为受邀来这座酒窖参观而大感兴奋,给他尝点什么都会高兴地一饮而尽;而曼德拉则矜持得多,端着一张扑克脸四处打量,直到亚历山大亲自出手,挑选了一瓶波尔多苏玳(Sauternes)的顶级甜白葡萄给他尝试,老人家才露出满意的笑容。但最让人跌眼镜的是法国前总统希拉克,身为法国人,在这个酒窖里只喝了一瓶英国产的贝克啤酒(Beck’s)——也就是那种味道一般的工业流水线拉格啤酒,就非常高兴。

不是每个访客都能像曼德拉一样喝到政府酒窖里顶级的甜白葡萄酒,你得够格才行。酒窖里的酒由一个豪华阵容管理——四位葡萄酒大师(of Wine)及一位前外交官组成的委员会每年在酒窖开会2-3次,决定酒窖中的哪些酒应该继续陈年,哪些已失去潜力应该及时脱手,哪些已陈年到巅峰可以开喝,近期又应该购入哪些酒款。他们同时也为酒窖中的酒分级:A1、A、B、C。

多好的酒才算是A1级别?举个例子吧,1961年份的拉图酒庄(Chateau Latour)——波尔多左岸的一级酒庄配上其最顶级的传奇年份,才能理所当然地成为酒窖的A1之选。另外,酒窖中现存年份最老的红葡萄酒,1955年份的拉图酒庄,也在A1级别之中。名单上还有2005年的G8峰会用酒、最传奇的波特酒——1931年份飞鸟园黑诺瓦波特酒(Quinta do Noval Noval Black Port)。

A1级别的酒只在王室大婚和重要的国事访问中使用。除了这些外交晚宴,只要是英国政府主办的活动,招待人员都有权利使用政府酒窖里的酒水。但大臣们可不能像点菜一样点选自己要的酒,他们得将晚宴的细节和参与嘉宾的详尽资料提供给酒窖主管亚历山大,然后由他来配给酒水。

所以,如果你有幸参加英国政府邀请的晚宴,就尽量把你所有的光荣历史和头衔告诉主办方,最好再告诉他们你对葡萄酒品鉴有独到心得,好让主办方把这些细节告诉酒窖主管,这样喝到好酒的机会就大多了。

此外,亚历山大还会根据客人的国籍来选酒,比如当招待来自中国的代表团时,他总是倾向于选择1988年份的酒,8字对中国人的意义不言而喻;而招待法国人时,由于法国酒在40年前那场巴黎品酒会中颜面尽失——法国顶级的红、白葡萄酒在盲品中都输给了美国纳帕谷产区的不知名酒庄,所以无论如何纳帕谷的葡萄酒都不会是第一选择。

然而,为英国外交内政都立下汗马功劳的酒窖,也开始走下坡路。厉行节约之风近年在英国也很盛行,政府在2010年干脆宣布,这个拥有近3, 8000瓶酒、总价值超过300万英镑的酒窖,在2015大选之前,不再得到专项拨款,只能自负盈亏。

由于政府的晚宴大部分是普通晚宴,以日常中低档餐酒对付绰绰有余,因此酒窖减少了高级葡萄级的采购量(2013年仅买了540瓶波尔多酒),加大了日常餐酒的比重。来自智利、被定位为C级的干露酒庄美乐葡萄酒(Conchay Toro’s),就因为易饮、果香丰富、性价比高而被大量使用,在2013年的采购量更高达1, 200瓶。

但是,即使再节俭,光支出没收入也不行。在上一个财政年度,酒窖总共花费了五万英镑购入了3, 810瓶酒。为了平衡账本,他们今年只好出手一些顶级葡萄酒回笼资金——以往他们只会卖出那些陈酿潜力已失或表现未如理想的葡萄酒,而这一次卖出的可是实打实的好货色,包括镇窖之宝1961年份的拉图酒庄。

南方都市报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网上澳门娱乐-澳门线上赌城-手机现金赌博网站_中国酒行业门户